• <tr id='l3iix'><strong id='l3iix'></strong><small id='l3iix'></small><button id='l3iix'></button><li id='l3iix'><noscript id='l3iix'><big id='l3iix'></big><dt id='l3ii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3iix'><table id='l3iix'><blockquote id='l3iix'><tbody id='l3ii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3iix'></u><kbd id='l3iix'><kbd id='l3iix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l3iix'><em id='l3iix'></em><td id='l3iix'><div id='l3ii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3iix'><big id='l3iix'><big id='l3iix'></big><legend id='l3ii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l3iix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l3iix'></i>
          <i id='l3iix'><div id='l3iix'><ins id='l3ii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dl id='l3iix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l3iix'><strong id='l3ii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'l3iix'></in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l3iix'></span>

            中篇鬼故事:無名屍鎮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一個精瘦的男人上瞭講臺。他清瞭清嗓子說:今天我要跟大傢分享的是一個跟奇特喪葬有關的故事,事情發生在一個奇怪的小鎮,這個小鎮有個很好聽的名字,叫若桐鎮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,喪葬的風俗也是千奇百怪、五花八門的,下面帶大傢去去看各地怪異的喪葬風俗。在印尼巴厘島,葬禮成為多彩的慶祝活動,死者的遺體在華麗的公牛雕像造型石棺內進行火化。在加納,人們死後可以葬在任何造型的棺木內——從巨型可口可樂瓶、縮小版奔馳車到龐大的魚或者雞……”廣播節目清脆的聲音從收音機內傳出,還沒聽完,簡若桐便不耐煩的換瞭個頻道,轉到新聞臺,正在播放消費新知。

              怎麼都是這種新聞啊……”她喃喃抱怨著。簡若桐此時的心情稍微放松瞭些。她哼著歌,手指按著節奏敲打著方向盤,加快速度在公路上奔馳。車子的後座、行李箱內塞滿瞭她的傢當。這趟旅程沒有目的地,想到哪兒落腳就在哪兒落腳,拋棄過去所有的一切,包括那些傷心往事。她昨天才答應瞭男友,不,是前男友分手的要求。今天就整理瞭所有行李打算放逐自己,順便放逐痛苦的回憶。算瞭,反正那種會打女人的壞男人,不要也罷。她打算就這樣開下去,直到車子沒油,就在那個地方找個房子住下。反正銀行卡裡的錢也夠,暫時不用為生計煩惱。

              警方接獲報案,民眾在大寮鄉的廢棄工廠內發現一具無名屍……”聽到這則實時新聞,簡若桐皺起眉頭:怎麼又是這種新聞……”卻沒有換頻道的打算,她就這樣聽下去。沒辦法,這社會太亂瞭,不時有無名屍出現,有些是自殺,有些是謀殺,有些有人認領,有些連有沒有傢屬都不知道,她早已見怪不怪。套一句前男友的話,不隻對這社會麻木,對這段感情,他也麻木瞭,所以拋下還有感情的她。

              唉!若桐重重地嘆瞭口氣。失意人的心情就是如此嗎?如此痛苦,如此無所適從。淚水不知不覺湧上眼眶,她想抽張面紙拭去淚水,卻發現前方的路標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——若桐。奇怪?這不是我的名字嗎?她好奇地想。這個地名從沒聽過,竟有這樣的巧合,和她的名字一樣!也許是天意吧!

              若桐將車子開往路標指向的方向,開出瞭公路,出現的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,路兩旁是廣闊的稻田,十足的鄉下地方。帶著興奮的冒險心情,若桐沒有絲毫猶豫往路的盡頭開去。開瞭大概20分鐘,出現瞭一座橋,仿佛是連接兩塊不同的土地。這座橋既長且大,橋下的河水湍急地流著,橋旁立著塊大石碑,上面寫著:歡迎光臨若桐鎮。

              她看瞭石碑一眼,饒有興趣地念著:若桐鎮……真是有趣。

              炎熱的下午,這座橋上一輛車都沒有,於是若桐將油門踩到底,迫不及待地想越過這座橋,看看和她同名的鎮是什麼樣子。當車子飛快地開過橋的中間時,她瞥見分隔線旁好像有個肉色的東西。她好奇地從後照鏡探視,拉遠的距離隻讓她看到一團肉色。以那小小的形體來說,應該是狗的屍體吧。也許是哪個好心人把它的屍體移開,免得被後面的來車碾得粘在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若桐繼續往下開,前方又有個肉色的東西。這次她放慢速度,想要看清到底是什麼東西,待她開近一看,不禁驚叫一聲,天哪!那是什麼?出乎她的意料,那肉色的東西不是狗也不是貓,而是一個人!一個裸體的人趴伏在分隔線旁邊。若桐連忙將車子停在橋邊,趨前觀看。那是一個男人,尚有一絲氣息,但他對若桐的叫喚一點兒反應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先生!先生!你醒醒啊!怎麼倒在這裡呢?她搖著他,驚訝地發現他身上通紅,看來他倒在這裡一段時間瞭,炙熱的太陽曬得他皮膚如火般灼熱。

              怎麼會這樣?這男人好像病得不輕。甚至……就快要斃命的樣子。那瘦弱的軀體、斑駁脫落的皮膚,怎耐得住這樣的太陽?若桐跑回車上,拿瞭手機和一床薄被,薄被披覆在男人身上遮擋太陽,手機則撥瞭119。電話才一接通,若桐就著急地求救:喂,我在若桐鎮的橋上!有個男人倒在路旁,他……他就快死瞭!你們快點兒派救護車過來!

              若桐鎮?電話那端依然是沉穩的聲音,一聽到若桐鎮,反應竟出奇地冷靜,甚至帶著點兒笑意說,小姐,看來你是剛到若桐鎮吧!你難道沒有聽說過若桐鎮的事嗎?

              什麼?若桐不明所以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若桐鎮是不埋屍體,也不火化屍體的!你看到的那個男人應該是裸體躺在路上吧!我勸你別管他,讓他好好地走吧!

              她還是不解地問:什麼意思?但是他還沒死啊!求求你們快來救他。

              小姐啊,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?算瞭算瞭,每次為瞭解釋若桐鎮的習俗都要半天。總之,你不要管路邊的屍體,因為不會隻有這一具!啪的一聲,對方無情地收線瞭。

              怎麼回事……”若桐望著男人,他胸前連微弱的起伏都沒有。她趨前探探他的鼻息,已經沒呼吸瞭。她連忙往後退瞭一步,顫抖的聲音喊著:天哪!他死瞭!連救護車都不願救的男人?若桐鎮的習俗?她一頭霧水。

              身後的喇叭聲拉回若桐的思緒。一個戴著金框眼鏡、長相斯文的男人從車窗探出頭問:小姐!你站在路邊做什麼?她急忙上前求救:先生,這裡有具屍體啊!我剛剛打電話給119,他們竟然不肯來救!帶著點兒氣憤和不平,她激動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男人看著她的反應,竟輕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看你是第一次來若桐鎮吧!雖然是外地人,應該也聽過我們這裡的習俗啊!

              習俗?

              沒錯!你聽說過西藏的天葬儀式吧!我們這裡的屍體不火化也不掩埋,就這樣放在路邊讓鳥啄食屍體,直到屍體化為白骨才會集體火化。

              天葬?若桐想起方才在車裡聽到的廣播,莫非廣播裡說的就是這若桐鎮?

              對啊!你看,鳥來瞭。男人手指向遠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