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5jon'><strong id='5jon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acronym id='5jon'><em id='5jon'></em><td id='5jon'><div id='5jo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jon'><big id='5jon'><big id='5jon'></big><legend id='5jo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'5jon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5jon'><div id='5jon'><ins id='5jo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5jon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5jon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5jon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5jon'><strong id='5jon'></strong><small id='5jon'></small><button id='5jon'></button><li id='5jon'><noscript id='5jon'><big id='5jon'></big><dt id='5jo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jon'><table id='5jon'><blockquote id='5jon'><tbody id='5jo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jon'></u><kbd id='5jon'><kbd id='5jon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ns id='5jon'></ins>

          閨房裡的慘叫聲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事情具體在那一年,沒有人能記清。

          我們(安徽)村有傢女兒,姓農名艷香,當時可能有十幾歲吧,個頭比較高大,樣子也好看,柳葉眉,兩眼不大不小的,長臉尖下巴,寶船嘴,烏黑的頭發,梳兩條齊腰小辮。高胸脯,大屁股。愛穿一身深藍色對襟衣和長到腳背上的中筒褲子。就是腦子比別人笨些。有些傻裡傻氣的。她就是農富生和高秋梅的女兒。

          有一天下午,好像是夏天。她在自己的閨房裡午睡,都快兩點瞭,原本睡得好好的,突然驚發陣陣慘叫,從床上急跳到房中間。之後就很痛苦的大哭大叫,極像是被人打的慘叫。她爸農富生從地裡幹活回來,吃完瞭中飯,見太陽很烈,不敢很快下地去,正坐在客廳的小桌子旁邊抽旱煙邊品著溫茶。

          媽媽高秋梅不知在屋外面忙些什麼。猛然聽到房間裡的女兒,像是被人打得很痛苦似的,還不時的哭叫著說“痛”。農富生就急忙忙先跑進女兒的房間,隻見女兒邊哭邊躲避別人暴打的樣子,房子裡的小物件,如瓶子、小石頭什麼的,都神奇的“乒乒乓乓”地向女兒飛砸,他進來後就慢慢停下來瞭。

          爸爸高富生十分著急,急切的問道:“兒啊,你這是怎麼的啊?”女兒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著說道:“爸啊,有人打我啊。痛,痛,好痛啊。”這時,她媽媽高秋梅也聞聲急急忙忙的進來,聽到女兒的哭訴,就問:“兒啊,你是不是剛做瞭個惡夢嚇著瞭?怎麼會有人打你呢?這裡沒有旁人啊。”女兒從小就一個人睡一個房間。

          女兒農艷香卻堅持說:“真的有人在打我啊,我不認識那人是誰,就知道是個三十幾歲的女人,有些面熟。那人抓到什麼東西就用什麼東西砸我。”少頃,女兒又哭著說:“爸啊媽啊,那人又要打我瞭。”話音剛落,果真各式各樣的小物件不斷的飛砸向農艷香,就是看不到扔東西的人。媽媽高秋梅急忙一把抱住女兒,這才不見小物件飛過來。

          以後,每天都會不定時的有這麼一兩次,女兒農艷香都不敢進自己的房間。爸媽也沒有什麼好辦法,心裡很害怕。很快這件事在全村都傳開瞭。起初人傢都認為農艷香傻裡傻氣的,不是很相信。

          鄰居們都隻有聽到農傢人說,誰都沒有親眼見到,誰都不敢相信這件事是真實的,但又的確見農傢人個個都折騰得無精打采的,大傢都十分同情農傢人。有三個中年婦女,自告奮勇地要為農艷香搭伴壯膽。

          這些人夜裡挨著農艷香坐,睡覺的時候讓農艷香睡中間。一連幾個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,就有人開始懷疑,有人說:“你們說有鬼亂扔東西砸人,我們來瞭幾個晚上一點動靜都沒有,這都是你們一傢人胡編的吧?”話音剛落,房間裡的小物件立即砸向農艷香,有時還專砸搭伴的人。

          房間裡一時間又“乒乓乒乓”響聲不停,在場的人都親眼目睹自動飛射的東西,就是不見扔東西的人。搭伴的人頓時心驚膽顫,異常害怕,膛目結舌,不敢出聲,就連呼吸都不敢大出,誰還敢逞英雄再搭伴呢?都爭先恐後的跑回自己的傢。

          後來,有不少鄉親很犟,都要眼見為實,先後來農傢想看看真假,不提起此事還好,隻要有人說“不相信”,屋裡的小物件就立即砸向來人。最後,個個都被砸得抱頭而逃,時間久瞭,再也沒有人敢來“以身試法”。

          村長早就知道這件事,他也不相信世間真的有鬼,更不相信有這樣的怪事情。晚上抽空到農傢,詢問“鬼打人”的事是真是假,剛開口說幾句話,就被莫名飛來的小物件一陣猛砸,砸得鼻青臉腫,也隻好趕快逃走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他到鄉公所,向鄉長報告此事,鄉長也是半信半疑的,下午就帶著幾個人要去農傢看究竟,走在路上,有人說:“世上根本就沒有鬼,不可能有這種荒誕不經的事,肯定是人們以訛傳訛,誇大其說。”結果呢,鄉長一行人,剛到農傢屋外面,就聽到農艷香被打得哇哇大哭大叫的。

          幾個人剛進屋內,鄉長剛要開口說話,一些小物件先後箭一般的飛向他們,勁道很足,砸得他們個個喊痛。從此,再也沒有人敢說不是真的。

          這種日子農傢熬過瞭好久,一傢人都崩潰瞭,無精打采的。村裡有幾個老人都向農傢建議:“你們找個會‘打整’(捉鬼或安撫鬼的人)的人打整一下,興許他們有辦法。”

          農村人覺悟都很低,大多數人對迷信,特別是鬼神深信不疑,因此,到處都有不少巫師、道士、老士什麼的。平時裝神弄鬼,無非是想騙點吃喝騙點錢花的。農村人本來錢死剎(緊張),男女老少得瞭三病兩痛的沒有錢去看醫生,認為是傢裡不順,首先就是請這些人前來“打整”。如驅鬼、捉鬼、收魂什麼的。有的人遠近都知名。有的病人經他們一“打整”,再扯把草藥吃確實好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