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rtlkd'></i>

    <code id='rtlkd'><strong id='rtlkd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tr id='rtlkd'><strong id='rtlkd'></strong><small id='rtlkd'></small><button id='rtlkd'></button><li id='rtlkd'><noscript id='rtlkd'><big id='rtlkd'></big><dt id='rtlk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tlkd'><table id='rtlkd'><blockquote id='rtlkd'><tbody id='rtlk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tlkd'></u><kbd id='rtlkd'><kbd id='rtlkd'></kbd></kbd>
  2. <acronym id='rtlkd'><em id='rtlkd'></em><td id='rtlkd'><div id='rtlk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tlkd'><big id='rtlkd'><big id='rtlkd'></big><legend id='rtlk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rtlkd'></ins>
  3. <i id='rtlkd'><div id='rtlkd'><ins id='rtlkd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rtlkd'></dl>

      <span id='rtlkd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rtlkd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人體果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4

            qq農村

            午夜,紀風坐在電腦前百無聊賴地玩著qq農場,雖然他不停的打著哈欠,但是他不能睡,因為今晚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一個昵稱叫“農夫”的好友給紀風送來一顆種子。紀風點開一看,種子的名稱叫“頭顱(女性)”。

            這是什麼玩意兒?紀風好奇地將種子種下來,心裡想著,難不成這能種個人頭出來?

            種子成長極快,幾分鐘就成熟瞭。這時紀風震驚地發現,電腦屏幕上的qq農場界面,赫然屹立著一株小樹,樹的枝條上掛著三個女性人頭。

            “農夫”又給他送來瞭很多種子:臂膀、腿部、五臟六腑……紀風將這些一一種下,種子發育奇快,都隻要幾分鐘就可以采摘瞭。全部種完之後,系統界面彈出一條信息:

            “親愛的用戶,qq農場新添加瞭”嫁接“功能,您可以將個人體器官嫁接起來,組合一個完整的人體。”

            這個有意思,紀風頓時來瞭興致,他在農場界面上嫁接著各種人體器官,就像小時候玩拼圖遊戲一樣。不一會兒,系統便提示器官嫁接完成,完整人體將會在一個小時後收獲。

            紀風滿懷期待地等著,不知不覺,他看瞭一下表,發現竟已經過瞭午夜一點。

            “這下完蛋瞭!”紀風連忙下樓往學校後山跑去,心裡罵者,“該死,居然貪玩忘瞭時間!”

            半小時後,在後山處的一塊空地上,紀風貓著腰躲在樹叢中東張西望。

            難道真的來晚瞭?紀風心急如焚,她……她已經被殺瞭嗎?

            一雙白皙的手忽然從身後搭在他的肩上,紀風一個激靈跳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紀風,你是來救我瞭嗎?”一個美貌女子對他說。

            “孟雅?”紀風驚呆瞭,頓時手足無措,“你……你沒事?實是在太好瞭。”

            孟雅甜美的笑著,誘人的紅唇忽的吻瞭下去:“親愛的,帶我走,什麼也別問。”

            紀風感覺自己就像是做夢一般,他伸手用力樓摟住瞭那夢中的嬌軀,帶著孟雅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在校外租的小房間裡,紀風趁著孟雅在洗澡的間隙,抽空看瞭看電腦上的qq農場,卻發現那已經成熟的三具人體全部被偷走瞭。紀風心裡納悶,qq農場什麼時候開始可以將收獲的果實全部偷走瞭?

            可是當下他顯然沒有心思去琢磨這個問題,畢竟那個曾經令他魂牽夢縈的可人兒現在就在他眼前,春宵一刻值千金吶。

            相似女友

            轉眼三個月過去瞭,紀風大學畢業後來到a市工作。一次出差的機會,紀風去瞭b市,工作間隙他去找瞭老同學安超敘舊,並見到瞭安超的新女友唐溪。在出差的最後一天,安超約紀風在一傢飯店裡吃飯。

            “你有沒有發現你女朋友唐溪她……很奇怪?”幾杯小酒下肚,紀風壯著膽子說出瞭這幾天自己心裡的疑問。

            “奇怪?”安超面露疑惑,“這怎麼說?”

            紀風吞吞吐吐:“我覺得,唐溪和小雅太像瞭…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說長相。”紀風頓瞭一下,“而是說性格、行為、舉止等等,簡直和小雅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安超倒吸一口涼氣,小雅是他的前女友,而且已經死瞭。

            他仔細回憶瞭一下唐溪平時的行為舉止,果然如紀風所說。小雅恬靜溫柔,唐溪也是;小雅是個左撇子,唐溪也是;小雅喜歡淡紅色,唐溪也是…

            安超額頭冒出冷汗,這些他之前怎麼沒有發現,算是當局者迷嗎?

            “我總覺得小雅沒有死。”紀風突然說。

            “不可能!”安超大聲叫瞭起來,“她明明被我…”

            “噓!”紀風連忙一把拉住安超,左右環顧瞭一下周圍正一臉狐疑看著他倆的人們,壓低瞭聲音吼道,“你要搞得人盡皆知嗎?你不要命瞭?”

            安超連忙閉住嘴巴,頭痛似的揉瞭揉腦袋。一會兒,他又開口說道:“聽你這麼一說,我想起曾經在一個晚上,我半夜起來上廁所,卻發現唐溪光著身子蹲在衛生間,長長的頭發拖在地上。我走近瞭,竟然發現唐溪蹲在地上啃咬著自己的右臂,一隻臂膀已經體無完膚,鮮血淋漓。她看見我來瞭,抬頭沖我笑瞭笑,嘴角還掛著血跡,口中正咀嚼著她自己的肉,沖我說瞭句,你要不要吃,味道很不錯的。”

            紀風一聽渾身一囉嗦,驚恐地瞪著眼睛,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“我當時嚇得屁滾尿流。”安超繼續說,“可是當時我驚慌失措地逃回臥室,發現唐溪很安靜地躺在床上,再回到衛生間一看,哪裡還有人影?估計是我夢遊看花眼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紀風幹笑瞭一聲,伴裝鎮定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那場景真的很恐怖,現在想想都害怕。”安超嘆瞭口氣,“哎,不說這些瞭,我們的菜怎麼還不上?我好餓啊。”

            紀風正打算向服務員催菜,而眼前的安超忽然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腕上,撕下一塊鮮血淋漓的肉,一邊咀嚼,還一邊說著:“我太餓。”又舉起自己的手腕,對紀風說,“你要不要也吃點兒?”

            紀風表情一滯,呆若木雞,怔怔地過瞭幾秒鐘才反應過來,驚叫著落荒而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