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'6d4cf'></span>
  2. <tr id='6d4cf'><strong id='6d4cf'></strong><small id='6d4cf'></small><button id='6d4cf'></button><li id='6d4cf'><noscript id='6d4cf'><big id='6d4cf'></big><dt id='6d4c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d4cf'><table id='6d4cf'><blockquote id='6d4cf'><tbody id='6d4c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d4cf'></u><kbd id='6d4cf'><kbd id='6d4cf'></kbd></kbd>
  3. <fieldset id='6d4cf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ns id='6d4cf'></ins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6d4cf'><em id='6d4cf'></em><td id='6d4cf'><div id='6d4c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d4cf'><big id='6d4cf'><big id='6d4cf'></big><legend id='6d4c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6d4cf'></i>
        <i id='6d4cf'><div id='6d4cf'><ins id='6d4c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dl id='6d4cf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6d4cf'><strong id='6d4c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鬼也救不瞭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王化生是秋城人,父母都是商人,雖然算不上富甲天下,但也算得上富甲一方。王化生十四歲的時候,因受地痞流氓的教唆,開始吃喝嫖賭。他的父母常常教育他,不要跟著那些地痞流氓鬼混,但他都不聽。

          有一個貴州來的歌妓,十分漂亮,精通歌舞,能言善辯,又懂得俘獲男人的心。那個歌妓把王化生迷得神魂顛倒,天天睡在她的溫柔鄉裡不肯離去。王化生的父母知道瞭這件事情,非常生氣,拍著桌子說道:我的兒呀,歌妓都是逢場作戲,千萬不要陷進去!

          王化生從來不把父母的教誨放在心上,還頂嘴:歌妓也是人,也有真情實感,怎麼能說是逢場作戲呢?

          王化生的父母氣得面色發青,嘴皮發抖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王化生把父母氣成那樣,不但沒有半點慈孝之心,反而嘲笑自己的父母頑固不化。反正,王化生就是鐵瞭心的要跟那個歌妓鬼混。

          後來,那個歌妓回瞭貴州。王化生偷瞭傢中的一筆錢,偷偷跟著那個歌妓去瞭貴州。王化生吃在妓院,玩在妓院,睡在妓院,一年後,他花光瞭所有的錢,就被冷落在一旁。不久,又得瞭怪病,渾身潰爛發臭,被趕出瞭妓院,流落在街頭,靠乞討度日。

          路人見到王化生,都躲得遠遠的,生怕一挨近就會染上怪病。王化生靠乞討過瞭一年,他怕客死他鄉,就一路要著飯,朝傢鄉回去。就要到傢瞭,但是王化生心想,自己一身爛病,以前又那麼無知,實在沒臉回去,便在外鄉徘徊。

          王化生原本想寄宿在人傢的屋簷下,但是那些外鄉人見到他,就像見到瞭一堆臭狗屎一樣,遠遠的就把他轟走瞭。王化生沒辦法,隻得到山中的破廟裡安身。正走著,遇見一個漂亮的女子,長發如雲,肌膚如玉,眼似秋水。女子見王化生可憐,上前問道:你叫什麼名字?要到哪裡去?

          王化生畏畏縮縮,道:我叫王化生,沒有落腳之地,要去山中的破廟寄宿。

          女子自報傢門,道:我叫流雲,住在山中一個土窯裡。土窯雖然寒磣,但也容得下你。不嫌棄的話,請跟我到傢中落腳。

          王化生很高興,心裡美滋滋的,跟著流雲去瞭。到瞭深山,見到一個土窯。土窯的前面有一叢野草,野草的前面有一棵參天大樹。流雲領著王化生走進土窯,雖然是在晚上,但是土窯的頂上鑲嵌著一顆大大的寶石,把整個土窯照得通亮。

          流雲對王化生說:在我傢前面不遠的地方,有一眼溫泉,你去洗個澡,身上的怪病自然就好瞭!

          王化生找到那眼溫泉,舒舒服服洗瞭一個澡,等回到土窯的時候,身上的怪病已經好瞭。王化生非常高興,連連磕頭道謝。流雲說道:你也不必客氣,你我相識,也算一場緣分!你一定很累瞭,我帶你去睡覺吧。

          流雲帶著王化生來到另一個土窯,裡面擺著兩口棺材。王化生有些害怕,道:棺材?!會不會有鬼?

          流雲說道:你不要害怕,這裡沒有鬼。我之所以睡在棺材裡,是因為這棺材很舒服,還可以治療各種怪病。你睡進去,對你的病有好處。

          王化生看瞭看流雲,道:你那麼美麗,那麼善良,就算你真的是鬼,也一定是個好鬼。

          流雲把棺材蓋打開,裡面鋪著柔軟的被子,用手一摸,舒適無比。王化生睡進一口棺材裡,覺得十分舒服,不到一分鐘就呼呼睡去。看見王化生睡去,流雲也鉆進一口棺材裡,寬衣解帶,閉上眼睛,像一朵美麗的花一樣睡去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當山中鳥兒開始鳴叫的時候,流雲就穿衣起來。她看到王化生還在沉睡,伸手在在他的天靈蓋敲瞭幾下。王化生醒來,爬出棺材,道:真是沒想到,這棺材如此舒適!

          流雲微微一笑,道:我沒騙你吧!

          吃早飯的時候,王化生看著流雲,看著,看著,就想入非非。流雲知道王化生的想法,什麼話也沒說,直接就把衣服解開,露出美玉一般的肌膚,道:我知道,你想跟我上床!咱們就一起上床吧!

          王化生和流雲走進土窯,爬進棺材裡,你情我願,行瞭一場雲雨之歡。

          流雲依偎在王化生的胸口說:此生,你若負我,我定讓你後悔。

          王化生舉著手,對天發誓,道:王化生若負瞭流雲,五雷轟頂!

          過瞭幾天,王化生想念父母,想回傢一趟。流雲也沒阻攔,隻是說:你千萬要記得,對我許下的承諾!

          王化生拉著流雲的手,道:我若辜負瞭你,我還是人嗎?

          流雲把王化生送到山下,二人揮手道別。父母見到王化生回來,十分高興,激動地說:回來就好!回來就好!

          王化生把自己的經歷向父母講述瞭一遍,父母都十分感謝流雲姑娘,並對王化生說道:我兒一定要把流雲帶回傢!

          王化生還對父母承諾:今生,我一定要好好待流雲。

          俗話說,吃屎的狗,永遠改不瞭吃屎的德性。王化生回到傢沒幾天,曾經的狐朋狗友紛紛前來找他。沒多久,王化生就把先前的悲催遭遇拋到瞭九霄雲外。

          那些狐朋狗友對王化生說:秋城來瞭一個歌妓,有沉魚落雁之貌,閉月羞花之容。

          在那群狐朋狗友的慫恿之下,王化生又天天泡在妓院裡。他的父母幾乎被他氣瘋瞭,罵道: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墻不可糊也!一怒之下,就跟他斷絕瞭父子、母子關系。

          王化生帶著那群狐朋狗友,在妓院裡鬼混瞭一年。有一天,他忽然覺得身體不舒服,跑去看醫生,醫生對他說:你患瞭楊梅瘡,沒辦法醫治。

          沒過多久,王化生的身上開始潰爛發臭。那些狐朋狗友看到他,都躲得遠遠的,再也不來找他瞭。此時,王化生想起瞭流雲,想起瞭那個曾經幫他治過怪病,還愛過他的那個女人。

          王化生衣衫籃簍,拄著一根打狗的棍子,到外鄉去找流雲。當他找到那個地方時,那裡根本就沒有土窯,隻有一座孤零零的老墳,和一塊散落的殘缺石碑。王化生扒開野草枯葉,隻見石碑刻著幾個飽經風霜的字——流雲之墓。半年後,王化生客死他鄉!